欢迎来到北京数泰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数泰-全国工程结构监测解决方案专业提供商
专注精品设备10余年,成功服务500强
联系我们
售后热线: 400-646-8850
         010-82886646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5号海淀新技术大厦1635室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桥梁监测新闻 >
桥梁监测仪器:琼州海峡修跨海大桥?俩难题成拦路虎
作者:工程监测 岩土工程与结构安全监测解决方案专业提供商—北京数泰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:2018-03-12 10:39

 
桥梁监测仪器:琼州Qiongzhou海峡要建一座跨海大桥Bridge难度系数太大
 
刚刚结束不久的春节长假,让前往海南旅游的游客,在返程时因大雾天气封港停航,经历了一场上万辆车滞留海口,交通堵塞长达30小时的经历。网上有关在琼州Qiongzhou海峡建一座跨海大桥Bridge缓解航船运载压力的呼声四起。
 
全国政协委员、港珠澳大桥Bridge总工程师苏权科表示,相对于港珠澳大桥Bridge,琼州Qiongzhou海峡要建一座跨海大桥Bridge难度系数太大。港珠澳大桥Bridge所处的海湾水深最深也才20多米,琼州Qiongzhou海峡最深处则超过100米,这样基础不好做。另外,琼州Qiongzhou海峡的海沟岩石覆盖层埋得很深,自然条件要比港珠澳大桥Bridge所处的海湾恶劣很多。

桥梁监测仪器:琼州Qiongzhou海峡要建一座跨海大桥Bridge难度系数太大
 
桥梁监测仪器:最深超百米 跨海大桥Bridge基础不好做
 
桥梁监测仪器了解到,被誉为“黄金水道”的琼州Qiongzhou海峡是中国的三大海峡之一,东西长约80公里,南北最大宽度39.5公里,最窄19.4公里,平均宽度29.5公里。海峡南北两岸岸线呈锯齿状,岬角、海湾相间。北岸自东向西分布有红崖角、排尾角、屿角、教尾角。岬角由玄武岩构成,其间组成红坎湾、海安湾和教尾湾。
 
早在2010年初,就有多家媒体报道称,广东省湛江市交通部门表示,将斥资1400多亿元,建设琼州Qiongzhou海峡跨海大桥Bridge。按照规划设计方案,此跨海大桥Bridge分上下两层,其中铁路桥为四线,设计客车时速160公里,货运列车时速120公里,公路桥设计时速为100公里。



桥梁监测仪器:最深超百米 跨海大桥Bridge基础不好做
 
桥梁监测仪器: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背后究竟有哪些技术难度让其“难产”呢?
 
相关报道还称,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将在2012年开工建设,2020年建成通车。如今,都已是2018年年初了,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仍躺在规划图纸上,迟迟不见动工开建的影子。那么,这背后究竟有哪些技术难度让其“难产”呢?
 
对此,全国政协委员、港珠澳大桥Bridge总工程师苏权科向桥梁监测仪器透露,他曾参加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的论证会。“这里面最大的技术难度就是水深基础不好做。当时此跨海大桥Bridge有东线、西线等三个施工方案。此海峡最长的是38公里,水深60多米;距离两岸最近的线路为18公里,水深超过100米。而地区海湾的港珠澳大水深最深处则为20米,这样修建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的技术难度要比港珠澳大桥Bridge大很多。”
 
苏权科还表示,琼州Qiongzhou海峡海沟比较深、海床覆盖层岩石亦埋得较深,暗礁险滩如此恶劣的水自然环境,带来的风速、涌流等风险不好预测,这也加大了修建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的技术难度。
 
桥梁监测仪器另注意到,就在最近,全国人大代表、海南省发改委主任符宣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不论是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还是海底隧道,修与不修,尚在研究论证阶段,目前仍没有明确结论。“早些年,海南省、广东省、原铁道部等相关部门曾对琼州Qiongzhou海峡跨海交通工程展开过调研。这项工程不仅涉及到技术可行性,还关系到生态、文化、经济等各方面综合因素,非常复杂。这是一项系统工程,有待各方面进一步评估。”
 
桥梁监测仪器:港珠澳大桥Bridge 光测风速就用了四五年
 
建设琼州Qiongzhou跨海大桥Bridge仍没有明确结论,已经修建好的港珠澳大桥Bridge所经历与破解的各种技术难度,或许具有很好的启示作用。
 
据苏权科介绍,港珠澳大桥Bridge的建成表明中国在超大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技术、装备、科技创新能力等多个领域取得全面突破。围绕港珠澳大桥Bridge的建设,前后实施了300多项课题研究,创新了海上装配化桥梁、超长外海沉管隧道等方面的设计、施工理论与方法,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,建立了跨海通道建设工业化技术体系。形象地说,就是将桥梁和隧道在工厂里制造出来,用大型设备运到现场,像搭积木一样,在海上拼装,在海底对接。

桥梁监测仪器:港珠澳大桥Bridge 光测风速就用了四五年
 
“港珠澳大桥Bridge所处的海湾水深最深可达20米,而我们在海底埋入沉管隧道时,又深入下去20多米。这样,沉管隧道等于是被插进了近50米的基槽中。而每一节沉管有8万吨重,总共有33个沉管被拼接组装成海底隧道,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。”苏权科如是说。
 
 
另外,修建港珠澳大桥Bridge还要考虑波浪、海流、海水成分浓度,这些都作为港珠澳大桥Bridge在建设时期的质量风险评估数据被长期监测。再者,气象条件也很重要,他们当时在海湾中间的三角岛上,还有珠海九州岛上建了几个风塔,光风速就测了四五年。
 
苏权科最后还向桥梁监测仪器表示,在克服了上述各种技术障碍因素外,如何保护海洋生态环境,尤其是防止对白海豚等国家级保护动物的生存环境的侵害。均在修建港珠澳大桥Bridge上,做了慎之又慎的预案风险评估与处理机制。
 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5号海淀新技术大厦1635室

电话: 400-646-8850
         010-82886646

技术支持:北京数泰科技有限公司